• <blockquote id="8mms4"></blockquote>
  • 陜甘寧邊區:從長征落腳點到抗戰出發點

    作者:聶文婷    發布時間:2022-04-27    來源:學習時報
    分享到 :

    陜甘寧邊區舊照

    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,我們黨從血的教訓中更加深刻體會到,革命不是請客吃飯,也不是繪畫繡花,不能那樣雅致,“須知政權是由槍桿子中取得的”。然而,拿起“槍桿子”的斗爭,并非一帆風順。在陜甘地區,從陜西省委組織發動的清澗、渭華、旬邑等武裝起義,到后來劉志丹、謝子長、習仲勛等深入陜甘地區國民黨和地方軍閥隊伍中開展的兵運工作,都因敵強我弱而失敗了。
      我們黨最懂得從挫折中汲取教訓,革命先輩認識到,“搞革命武裝,依靠在舊軍隊里的合法地位招兵買馬是不行的,這個教訓已經很多了。還是要走井岡山的道路,發動群眾,搞土地革命”。于是,劉志丹和謝子長分頭組織農民武裝,開展游擊斗爭,兩支隊伍后合并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游擊隊。游擊隊的斗爭,雖以游擊戰為主要作戰形式,但亦須有鞏固的革命根據地作為依托,而根據地的建設和鞏固,絕對離不開老百姓的支持。1932年初,因軍閥變本加厲地向農民索糧催款,隴東人民被迫組織起一支農民自衛民團奮起反抗。當時正在隴東一帶活動的陜甘游擊隊趁勢將這支隊伍改編為赤衛軍,為此后陜甘邊革命根據地的建立奠定了群眾基礎。1932年3月,陜甘游擊隊以正寧縣寺村塬為中心發動和組織群眾,創建了陜甘邊第一個革命根據地。同年12月,在宜君縣轉角鎮,陜甘游擊隊正式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26軍第2團,標志著陜甘地區有了正規的工農紅軍隊伍。1933年3月,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在耀縣照金鎮成立,并于4月召開了陜甘邊區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,宣布成立以周冬至為主席、習仲勛為副主席的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。
      紅色政權建設初具規模,土地革命斗爭轟轟烈烈。但革命根據地的鞏固,亦非一帆風順。1933年10月,正值“左”傾錯誤路線盛行,再加上軍事力量對比依然敵強我弱,在紅軍主力轉入外線作戰而內線駐守力量薄弱的情況下,照金根據地遭國民黨重兵進攻而失守。陜甘邊區特委召開緊急會議,決定建立以陜北安定、隴東南梁、關中照金相互支持的三路游擊區,以南梁為中心創建陜甘邊革命根據地。雖兵分三路,但不失核心,陜甘邊革命根據地由此打開了游擊戰的新局面,隨后又打破了國民黨軍對陜甘邊根據地的第一次“圍剿”,創建了安定、綏清、神府及葭吳等蘇區。到1934年8月,陜甘邊革命根據地已經覆蓋18個縣,面積達到2.3萬平方公里。毛澤東曾評價陜甘邊革命根據地這種“狡兔三窟”式的創建辦法“很高明”。1934年11月,陜甘邊區蘇維埃政府成立,習仲勛當選為蘇維埃政府主席。蘇維埃政府的成立,標志著陜甘邊革命根據地進入了大發展時期。
      一邊建設根據地,一邊開展武裝斗爭。此時,國民黨正發動對陜甘邊和陜北革命根據地的第二次“圍剿”。為統一指揮兩個根據地紅軍和游擊隊協同進行反“圍剿”作戰,1935年2月5日,陜甘邊區特委和陜北特委召開聯席會議,成立了中共西北工作委員會。經過長達5個多月的浴血奮戰,先后消滅國民黨軍3000余人,粉碎了國民黨軍的“圍剿”,使陜甘邊和陜北兩個蘇區連成一片,形成了陜甘蘇區。
      一邊打破“圍剿”,一邊發展鞏固。自1935年下半年開始,陜甘紅軍在國民黨軍對陜甘蘇區的第三次“圍剿”中,打大仗,打勝仗,尤其是取得了勞山戰役和榆林橋戰役的重大勝利,由此,陜甘蘇區凝聚了隊伍,贏得了民心。但綜觀全國,這一蓬勃發展的根據地,卻是當時僅存的“碩果”。正如習仲勛所說,“陜甘邊的黨組織、紅軍戰士和人民群眾,經歷了長期而殘酷的反革命‘圍剿’和來自黨內‘左’、右傾路線的干擾,歷遭險阻,幾經起伏,終于使紅日驅散烏云,勝利的曙光映紅陜甘高原的山山水水,把蘇維埃的種子傳播到革命形勢比較落后的中國西部,成為王明‘左’傾機會主義路線失敗后碩果僅存的一塊根據地”。也正因為此,紅軍長征最終確定落腳陜甘,成為歷史之必然。
      1935年9月,根據形勢發展,中共中央確定了要“迅速北上,創造川陜甘新蘇區去”的戰略決策。隨后幾天,當紅軍行至哈達鋪時,毛澤東又恰從天津《大公報》等報紙上得知陜北有大片蘇區和相當數量紅軍的好消息,F實的可能進一步印證了黨中央的正確決策。于是,中央政治局在通渭縣榜羅鎮召開常委會議,明確指出陜北為中共中央和陜甘支隊的落腳點,要“在陜北保衛和擴大蘇區”,以陜北蘇區來領導全國革命。
      1935年10月中旬,中共中央率領陜甘支隊到達陜北吳起鎮,二萬五千里長征在陜甘蘇區落腳并勝利結束。11月初,陜甘支隊同紅15軍團勝利會師,并合編恢復紅一方面軍番號。1936年2月以后,紅一方面軍又先后組織了東征、西征戰役,均取得了勝利,由此,陜甘蘇區進一步擴大,發展成陜甘寧蘇區。至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前,陜甘寧蘇區北起長城,東臨黃河,南抵陜西淳化,西至寧夏固原,總面積近13萬平方公里,人口約200萬,設有36個縣和1個特區。1937年3月陜甘寧蘇區改稱陜甘寧特區,5月又改稱陜甘寧邊區。
      1945年4月,毛澤東在黨的七大預備會議上說:“我說陜北是兩點,一個落腳點,一個出發點!标兏蕦庍厖^是紅軍長征的落腳點,也是八路軍奔赴抗日戰場的出發點?谷諔馉幦姹l后,國共兩黨以民族大義為重,實現了第二次合作。1937年8月,中共中央軍委根據同國民黨達成的協議,將陜甘寧邊區的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。第八路軍舉行了莊嚴的誓師大會,除部分兵力留守陜甘寧邊區外,其3個主力師在朱德、彭德懷率領下,先后從陜甘寧邊區兼程北上,東渡黃河,開赴山西、察哈爾、河北、綏遠4省交界的抗日前線。中國革命實現了由土地革命戰爭向全面抗戰的歷史轉變。
      全民族抗戰時期,中共中央制定了指導抗日根據地各項建設的基本政策,中央軍委作出了許多作戰指示和命令,這些方針政策都是通過陜甘寧邊區傳達到各個根據地,給中國人民指明了革命的方向和道路。在革命根據地建設方面,陜甘寧邊區先后創辦了幾十所干部學校,為爭取抗日戰爭勝利和最終奪取全國政權培養了大批黨員干部。與此同時,陜甘寧邊區高度發揚民主,是全國第一個實施民主政治制度的區域,包括“三三制”在內的一系列民主制度策略的制定和實施,對全國民主運動的發展產生了極大影響。陜甘寧邊區還在農業、工業、商業等方面施行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經濟政策,有力促進了經濟的迅速發展,人民生活得以改善,社會面貌煥然一新,陜甘寧邊區由此成為全國抗日根據地的模范。
      毋庸置疑,陜甘寧邊區為中國革命歷史發展作出了獨特且重要的貢獻。2015年2月13日,在陜甘寧革命老區脫貧致富座談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深刻闡明了陜甘寧革命老區的歷史地位。他說,陜甘寧革命老區“作為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創建的紅色革命根據地,是黨中央和紅軍長征的落腳點,也是黨帶領人民軍隊奔赴抗日前線、走向新中國的出發點。黨中央在這里13個春秋,以延安為中心領導全國革命,制定實施了一系列正確的路線方針政策,實現了革命力量大發展,領導抗日戰爭取得最終勝利,為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奠定了堅實基礎”。
      〔作者單位: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中共黨史教研部〕

    (來源:《學習時報》2022年4月27日第5版)

    狠狠色丁香色五月,乌克兰老妇性XXXXX,夫妇隔透明玻璃按摩番号封面
  • <blockquote id="8mms4"></blockquote>